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心依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佛说盂兰盆经浅释》  

2011-09-05 19:33:3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一、释题目——佛说盂兰盆经

二、叙译人——西晋竺法护译

三、解经文

一、释题目——佛说盂兰盆经

《盂兰盆经》是佛教里的一部《孝经》,也可以说是报父母恩的《报恩经》,谁没有父母呢?有父母就应当报恩。这部经的经文不长,但它的意义很深。有人说佛教不讲孝的,听了这部经,就知道佛教并不是不讲孝;而佛教中的孝,不是一般的孝,它是一种大孝。父母对子女有恩,有恩就要报。究竟怎样报,在这部经里就告诉我们报恩的方法。

讲经这前,先讲经题。经题是一经的总纲,经文是一经的别目。说明了总纲就可以了解一经的大意,所以先解释经题。经题有通有别;“佛说盂兰盆”五个字是别题,因为它与其他的经名不同,所以叫别题。“经”这个字是通题,凡是佛讲的通名为经,所以叫做通题。下边再分别解释:

“佛说”——就是释迦牟尼佛说的,这是别中之通题。“佛”是梵语“佛陀”的简称,义为觉,即自觉觉他,觉行圆满。佛出生在公元前六世纪印度迦毗罗卫国的太子,父净饭王,母摩耶夫人。因看到世间生老病死之痛苦,舍俗出家,经过六年苦修,35岁时,终于在菩提树下证道。 佛为什么要说这部经呢?因为目连尊者得到神通后,想报父母乳哺之恩,就以前眼,看见父亲已什天上,看见母亲堕在饮鬼道中,“不见饮食,皮骨连立,即以钵盛饭,往响其母,母得钵饭,便以左手障钵,右手搏食,食未入口,化成火炭,遂不得食。”因此,目连尊者悲号涕泣,回到佛所,请求解救的方法。这就是这一部经的发起因缘,所以佛说了这一部经。佛教的典籍都是佛说的,故名别中通题。

“盂兰盆”三个字,“盂兰”是梵语,汉语翻作“救倒悬”。因为三恶道的痛苦实在无法解说,只好借这个“倒悬”来作比喻。“倒悬”就是头朝下;脚向上倒持起来。其实三恶道的苦比这还要苦,但是,这种苦有什么办法来救呢?所以佛说“盂兰盆”法。这个“盆”就是指盛饮食的器具,一切碗钵都叫做“盆”,也就是我们吃饭用的食具。但是这个食具就能救倒悬吗?单用食具是不能救倒悬的:必须用百味五果种种饮食放在盆中,以此供养经过了“休夏自恣”、具清净戒的十方僧众。为什么要供养这些僧众呢?因为这些僧众经过三个月的“结夏”,在“结夏”中有的在山间修禅定,有的得四道果,有的在树下经行,有的得六通自在,还有证到了十地菩萨暂时在大众中现比丘相。他们来自十方都云集一处,互相检查,看在这期间是不是戒律精严。有的丝毫无犯,具清净戒,有的犯了戒当众忏悔,也有的虽然犯戒,但自已不知道,这就要自愿地任恣别人检举揭发,所以叫“自恣”。经过“自恣”以后,自已承认犯戒,按律当众忏悔,忏悔之后,才得清净。

 因此,七月十五叫做“僧自恣日”又叫做“佛欢喜日”因为众僧经过“结夏”,又经过“自恣”,得道的得道,忏悔的忏悔,都具清净戒,所以佛很欢喜。因此,在这个日子以尽世甘美供养佛法僧三宝,仗三宝功德之力,仗众僧威神的力量,就可以救倒悬的苦。不但使现世父母寿命百年,无病而无苦恼之患,乃至七世父母都可以离苦得乐。所以这部经又名《报恩经》。

“目连救母”这个故事,在民间流传很广,过去有的曾把它搬上午台,用戏剧的形式教育人们,所以老年人差不多都知道这个故事。盂兰盆法不但能救现生父母,还能救七世父母。并不是救一次就算完了,要“年年七月十五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,为作盂兰盆;施佛及僧。”如果不常忆父母,不但不孝父母,也违背佛意。《梵网经》中说:“孝名为戒,亦名制止,孝顺父母师僧三宝,孝顺至道之法。”可见不行孝道,也是犯戒,其罪可就大了。为佛弟子应该遵佛的教导,以免犯罪。

在供“盂兰盆”的时候,佛叫“十方众僧,皆先为施主家咒愿,愿七世父母,行禅定意,然后受食。”可见这“盂兰盆”法,不单是为了施食,在施食之前,先要“咒愿”,“行禅定意”,这就是法。没有这个法,怎么能救倒悬的苦呢?这个“咒愿”“行禅”,就是“盂兰盆”最主要的法,不行这个法,“盂兰盆”等于是个形式。

由于遵照佛所说的如法实行,“咒愿行禅”以后,“目连比丘及大菩萨众,皆大欢喜”,破啼为笑。因为“目连母即于是日得脱一劫饿鬼之苦。”如果不“行愿行禅”,那里有这么快使目连母离苦得乐。那每这个“咒愿行禅”的威神力,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呢?因为这个法,是在“结夏自恣”以后,十方众僧才有这样不可思议的功德。以上所讲是“盂兰盆”三个字。也就是这部经的大意。下边讲“经”字。

经——是通题,通于经藏。经梵语“修多罗”,正译为线。凡圣人所说皆称为经。然佛教的经字称为契经。契就契合,经上所说的道理,上契诸佛妙理,下契众生机宜,契理契机,这就叫经。经有贯摄常法四义:

贯——贯穿,印度梵文写在贝叶上,用线穿起来。到了中国就重用“经”字,因为中国古代经书都是线装的,线即经。如四书五经、道德经、南华经等。

摄——摄受,经典的内容,让人一接触就欲罢不能,有一种摄受的力量。

常——理论、真理不变。

法——规则,方法。依照这个方法修行决定可以成就。

有善根的,既然听到了佛法,就要珍惜这个美好的因缘。佛教化众生就是为了一大事因缘出现于世。目连尊者为了救自已的母亲的倒悬之苦,请求佛说解救之法,佛大慈大悲,为说这部《盂兰盆经》。

二、叙译人——西晋三藏法师竺法护译

这是翻译人的人题,因为这部经原来是梵文,必须经过翻译,才能看懂。

西晋——是译经时的朝代,也就是三国以后,司马炎为皇帝号晋武帝,就是公元二六五至二九0年之间。

三藏——就是经律论三藏。经能契众生的心,称定学藏;律能规矩身、口意三业,称戒学藏。论能分别邪正,称为慧学藏。

法师——是以三藏法为师,又能弘扬三藏的人;以法自师,以法师人。

总之,精通三藏,德高望重,自利利他,方堪称“三藏法师”。

竺法护——是法师的法名。法师本月支国人,出家后,从师姓竺。他博强记,刻苦践行,通达西域各国三十六种语言,搜集大量经典原本,回到长安。206-308年间,译出一百五十余部经论。

译——翻译。法师翻译经典,功绩很大,所以标在经首,以为纪念。须知梵文、南传巴利文,如不经翻译,我们根本不识其字。当时交通不便,路途遥远,法师不避艰险,为法忘躯,将经典带到中国。今天能见闻读诵,全靠过去大译师的翻译的功德。

《煮云法师演讲集》讲到:佛教中楞严经,传到中国,可谓实在不易。这部经当时在印度政府,尊之为国宝,不许人民把它流通外国。如人进过印度边卡,都要进行严密的检查。当时有一位高僧,名叫般刺密谛法师,携带此经,想把它带到中国,几次都被边卡查获。后来他想了一个办法,把经文缩写在丝绸上面,然后把臂上的肉割开塞进去,用针缝好,才带到中国。上岸之后,由唐开元退班丞相房融请他在光孝寺翻译,经由肉里取出,已是血肉模糊,后在他女儿的提醒下,用乳洗净经本,才传译过来。赞曰:梵僧传法舍身躯,肉里藏经万里来。

此经译过来以后,历代有人注疏阐扬,又比附儒门教孝,才使这部经普及民间。千多年来,每年七月十五日,盂兰盛会、追荐亡灵、供佛斋僧,俗烧纸包、习俗传袭至今。华严五祖圭峰定慧大师判此经属人天乘,是小乘教,又被流俗传说得芜杂不堪,时至近代,更被斥为迷信,破除禁止,以致这部经大法未彰。根据吴立民所说:然此法门,实通大小乘、显密教,通世出世法,关系佛法弘扬,民俗淳化,不可以其小而忽其真之妙谛也。

两千多年前的释迦,为了教人合理地分配果实,说了盂兰盆供的方法。《盂兰盆经》虽简短,但其甚深精义,有三个方面。即:1、教孝,2、教施,3、教食。

1、教孝——盂兰盆经,主要是因目连尊者,欲报乳浦之恩,盛饭往响其母,母业障深重,不得饮食,目连涕泪白佛,佛教七月十五日,僧自恣日,以百味饭食,施十方众僧,愿现在父母寿命百年,无一切苦恼之患,乃至七世父母离饿鬼道,生人天中,福乐无极。为何要孝?

佛教的孝,是一切修行的根本。诸大乘教,无不教孝。圭峰疏中,引《华严经》、《大涅磐经》、《梵网经》说:“戒虽万行,以孝为宗。”他又引用《观无量寿佛经》所说的“当修三福,一孝顺父母,乃至三种业,是三世诸佛净土正因。”他遂又说:“孝顺是净土之因。”可见佛教孝的重要。

2、教施——经中佛告目连尊者:“七月十五日,僧自恣时,当为七世父母,及现在父母,厄难中者,具饭百味五果,汲灌盆器,香油锭烛,床敷卧具,尽世甘美,以着盆中,供养十方大德众僧。”

又说:“其人供养此等自恣僧者,现在父母六亲眷属,得出三途之苦,应时解脱。若父母现在者,福乐百年。若七世父母生天,自在化生,入天华光。”

为何教施?六度万行,布施为首。布施正对治着悭贪,一切罪恶,都由贪起。一切功德,由布施生。圭峰疏中说:定光佛时,目连名罗卜,母字青提。罗卜告母有客来,娘当具膳。母不但不供,还诈设筵。

3、教食——经中佛说:“皆先为施主家咒愿。愿七世父母,行禅定意,然后受食。”为何教食?

食在世法,极为重要。日常有四件大事,所谓“衣食住行”,食为其一。食色性也,民以食为天。食字根深蒂固,如一切需要都可缺,而独食不可缺,可见食之重要。

在出世法中,除非已了生死,不住世间,功行圆满,则食即显得无关重要了。纵然,已经行满三祗,位居十地,只要有一分未圆,便还有一分凡夫的生活。初发心的菩萨,更不必说。我们既然离不开凡夫的生活,那么“食”就不能立刻脱离,在修行的道路上,处处受到它的支配。菩萨行愿度生,如来随机示现,都仍然要在凡夫的生活里巧作方便。《增一阿含经》云:“一切诸法,由食而存,非食不存。”《俱舍论》云:“经说世尊自悟一法,正觉正说,谓诸有情,一切无非由食而住。”《毗婆沙说:“食于二时能为食事,俱得名食。一初食时,能除饥渴;二消化已,资根极乐。”佛教重食,若认为是无上善法,那就错了,佛教称食为良药,而他的最微妙的食制,便是斋法。——调食。

三、解经文

下边在讲经之前,先讲“三分”分经法,把经文分成序分、正宗分、流通分,这是始创于东晋道安法师。当时有很多人不同意,后来亲光菩萨的《佛地论》翻译过来了,论中也分三分,证明道安法师分得不错,所以后来讲经都按照这三分法分经。

序分

序分又分证信序,和发起序。证信序就是信、闻、时、主、处、众。这六种成就,证明此经是可信的,所以叫证信序。

经:闻如是,一时佛在舍卫国,祗树给狐独园。

“闻如是”根很多经的证信序开始“如是我闻”是一样的,把“闻”字放在前面,还少了一个“我”字,这说明了阿难尊者已证到无我,这一个“闻”就是闻成就。“如是”就是指这一部经,是阿难尊者亲自从佛那里听到,不会错的,是信成就。“一时”是说经的时间,但不能指定日期,因为各地的年历不同,只可用一时说明经始终的时间,这就是时成就。“佛”就是释迦牟尼佛,是说法主,就是主成就。

“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”,这是佛说法的地方,是处成就。“舍卫”是梵语,意思是丰德。因为那里有丰富的财宝;又有解脱的道德,所以叫丰德。在中印度,它是一国的都城,国名乔萨罗国。为什么把都城也叫做国呢?因为还有一个国与乔萨罗国同名,为了避免同名,所以把都城叫做舍卫国。“祗”就是祗陀太子,祗陀译为战胜;出生时,其父波斯匿王与他国交战,凯旋归来而名。祗树就是祗陀太子的树。“给孤独园”孤独是舍卫国大臣须达多长者的别名。富仅次于王,乐善好施,以照鳏寡孤独为已任,国人遂称给孤独长者。给孤独长者育有七子,唯小儿未娶,闻王舍城珊檀那长者小女贤淑,亲往提亲;因而结见佛陀,他发起大心,请佛到舍卫城去说法,于是回来找住处,见祗陀太子园子很好,就想买,太子说了一句笑话:“如果你布满黄金,我就卖给低你。”长者见真,不惜财宝,布满花园,太子由此推知佛陀一定很了不起,共同做了这一功德。祗陀施了树,长者买了园,所以叫祗树给孤独园。

还有一个众成就,这里虽然没有说明,但在文中有“十方众僧”、“四辈弟子”,这是众成就。

有了这六处成就,就证明这部经是可信的,是佛说的,不是伪造的。这六种成就,凡是释迦佛说的经都有,所以又叫通序。下边讲发起序,佛说法不是没有因缘的,在说法之前,一定有人发起。这部经的发起与别的经不同,所以又叫别序。

经:大目犍连始得六通。

从这里开始到“遂不得食”是发起序,可以使人知道佛为什么要说这部经。

大目犍连,是梵语,翻成汉语为大采菽氏,这尊者的姓;由于他的祖先在山上修道,只采菽为生,(菽是豆类的总称),所以就以此为姓。尊者名叫尼拘律陀,是树的名称,因为父母祷树生子,所以就以树为名。

日连是婆罗门种,与舍利弗是好友。有一天,舍利弗在王舍城路遇马胜比丘,听他说:“诸法因缘生,诸法因缘灭,我师大沙门,常作如是说。”于是舍利弗回来,就跟目犍连说了,两人一商量,同时发心,带了二百五十个徒弟;随佛出家,作了比丘。从此听佛说法,依法修行,证到阿罗汉果。阿罗汉是无学位,有应供、杀贼、无生三义。证果以后得了六神通:

1、  天眼通,任何高山物体挡不住,多远都能看见。

2、  天耳通,无能多远都能听得到。

3、  他心通,他人的心事都能知道。

4、  宿命通,能知过去的事情。

5、  神足通,想到那里,就到那里。

6、  漏尽通,就是不来三界有漏受生。这一通必须证到四果才有。

这六种都没有障碍,所以叫通。

经:欲度父母,报乳哺之恩。

目连尊者报恩心切,刚得到六通,就想度化父母,报乳哺之恩。“乳哺”就是母亲喂奶。不单是喂奶,还包括大小便,挪湿就干,饥饱冷暧,四时衣着等等,细心耐心地照顾的非常周到,一点一点的养大成人。这处恩德比山高,比海深,作儿女应知恩报恩。

经:即以道眼,观视世间。

“道眼”就是天眼。天眼是因得道而得的。“世间”就是指三界—欲界、色界、无色界。目连尊者上下观看,到处寻找,果然看到了。他看见父亲什天,正享天福,既生乐处,不必打搅。

经:见其亡母,生饿鬼中,不见饮食,皮骨连立。

一看到母亲可就不得了,她生在饿鬼道中,饿了想吃,可是不见饮食。为什么不见饮食呢?这是由于自已过去的恶业所感,就是能见到饮食,饮食也变成火,因此吃不到饮食。既然不能吃,所以皮包骨头,骨瘦如柴,形容得非常难看。

经:目连悲哀,即以钵盛饮,往饷其母。

目连尊者看到这种情况,怎么不悲哀呢?于是赶快拿自已的钵,盛了一钵饭,给母亲送去。这里可能会引起一个疑问:目连尊者既得神通,难到不知饿鬼的业障吗?解答这个问题,有三种说法:

1、按世情讲——目连报恩心切,看到母亲受这样的苦,心急如火,母子的感情非一般感情可比,尤其是孝子,既然看到这种情景,就不顾一切地赶快盛了一钵饭,给母亲送去吃,这是人之常情,理应如此。

2、以事警人——目连尊者是证果得通的人,他知道一般人都以看不见就认为没有。目连母亲的情况,目连不是作梦、幻想,而是以证果得通所见,确是事实,以此作为警告世人,不要造种种恶业,免遭倒悬之苦。

3、弹斥小乘——四果阿罗汉是出三界的圣人,已得了神通对凡夫来讲是很了不起的,但还不是究竟果位。天眼虽是通而非碍,还不如慧眼能见空,法眼能观俗,更不如佛眼如千日普照。总之,目连尊者即使是知道饿鬼的业障,不能受食,送一钵饭去,也是应该的。

经:母得钵饭,便以左手障钵,右手搏食,食未入口,化成火炭,遂不得食。

尊者的母亲看见儿子送来一钵饭,心里争的不得了,赶快用左手护着钵,右手去抓饭。不想这一钵饭还没有进到嘴里,就化成火炭,不能吃了。这就是业障现前。由于过去业重,旧习难改,只看她的举动,就看出来了。“左手障钵”这是怕别人抢。“右手搏食”,是只知有自已,不知有别人,这种举动是由于过去一贯的悭贪不舍。如果换个举动,看见送来一钵饭,自已肚子很饿,想想别的鬼也眼自已一样,肚子虽饿,把这一钵饭先给别的鬼吃,或者分一部份给他们吃,这样先他人,后自已,变悭贪为布施,那饭就不会化成火炭了。大家都有得吃,有多好!但是,心不由已,到时候会自然而然的表现出来,任何力量都挡不住,这就是业障。

到此整个序分讲完了。下边讲正宗分,就是这一部经的中心,最主要的地方。

正宗分

经:目连大叫,悲号涕泣,驰还白佛,具陈如此。佛言汝母罪根深结。

佛听目连说过之后,就对目连说:“你母亲的罪根很深,由于根深所以很长。”由于根长所以根上又生根,根与根已经结起来了。为什么这个根又深又长会结起来呢?因为时间久远,生生世世由身口造业,这就是“罪”。意识是造业的因,这就是“根”。时间长越造越多,这就是“深”。造业多了,习性难改,这就是“结”。从他母亲“左手障钵,右手搏食”的具体表现,就断定她悭贪的恶习难改,所以佛说“罪根深结”。

经:非汝一人力所奈何。

目连尊者在弟子中是神通第一人,他的神通很大,虽然神通大,但不能救母亲的定业,这就是定业不可转,神通大也救不了。各人有各人的定业,谁也替不了谁,就是母子至亲,也不能代替,所以佛说“非汝一人力所奈何。”

目连尊者已证阿罗汉果,难道还没有力量救自已的母亲吗?要知道,阿罗汉属小乘,他只能自利,没有利他的力量,所以无所奈何。

经:汝虽孝顺,声动天地,天神地祗、邪魔外道、道士、四天王神,亦不能奈何。

佛说:“你目连一个人的力量不能救。虽然你的孝心很切,哭得很伤心,叫的声音很大,可以惊天动地。但虽感动了天神地祗,也是不能救的。”

“邪魔”就是不入正道,梵语“魔罗”,翻成汉语是“破坏”。他是专门破坏善事的。

“外道”就是心外取法,别为一道。

“道士”就是修道的人,在我国指的是道教。

“四天王神”就是四大天王;东方持国天王,能护持国土,住贤上城。南方增长天王,能令众生善根增长,住善见城。西方广目天王,能以净天眼常观护阎浮提,住周罗善见城。北方多闻天王,能赐福德并知闻四方,住可畏、天敬、众归三城。此四天王居须弥山四方之半腹,常守护佛法,护持四天下,令诸恶鬼神不得侵害众生,故称护世、护国天王。像这些神魔外道,虽然人数不少,也是无可奈何的。那末,一人力量单薄不能救,很多力量集在一起为什么也不能救呢?因为这些神魔自已还救不了自已,哪里能救别人呢?所以都不能救。佛先把这些力量对比一下,然后再把能救的力量讲出。

经:当须十方众僧威神之力,乃得解脱。

十方众僧就是能救的力量,既是应当也是必须的力量。“十方”是东南西北,四维上下。“众僧”是修行用功断烦恼了生死的人。“僧”是什么意思呢?一般人只知道僧是和尚,不知道僧是什么意思。“僧”必须三人以上才可称为僧。梵语“僧伽”,翻成汉语,有事和合与理和合。

事和合,就是六和:

1、  身和同住——过集体生活,互相照顾,互相邦助。

2、  口和无争——十方云集一处,同心办道,无所争吵。

3、  意和同悦——思想上彼此没有隔阂,心情愉快。

4、  戒和同修——大家同受三坛大戒,互相警策,同守戒律。

5、  见和同解——见解一致,要正知正见。

6、  利和同均——作事虽然不同,位次没有高低,利养没有差别,一律平等。

这六种和合,叫做事和合。

什么叫理和合?就是同了生死,同证涅磐。

但有事和合,就可以叫清净僧,名为僧宝,能使正法久住,为什么众僧就有威神力呢?因为佛灭度后,佛法命

脉,全赖僧传,众僧本身具有六种和合,所以威神力大。

现在就知道了,为什么目连一人不能救,神魔多人也不能救,当须十方众僧威神之力,才可以使目连母亲解脱倒悬的痛苦的道理了。因为尊者的母亲“罪根深结”,只有靠众僧的力量,才可以把罪根拔除,罪结解开,所以说“乃得解脱“。

经:吾今当说救济之法,令一切难,皆离忧苦。

上边既然把不能救的人讲了,又把能救的人讲了,但究竟怎样救法还没有说,所以现在佛说:“吾今当说救济之法。”这个法一说,就可以使一切受难的人都可以脱离忧苦。这“一切”都包括的广了,不单是目连的母亲,凡是在三恶道的众生,都在内了。“忧”是忧愁,属于思想上的苦恼。“苦”是痛苦,属于身体上的苦痛。凡是身心所受的忧苦,都可以脱离。

经:佛告目连十方众僧,七月十五日僧自恣时。

这就是救济之法的人和时间。人是十方众僧,时间是七月十五日。为什么单在这个时候呢?因为这个日子是“僧自恣时”时。从四月十五至七月十五这三个月,叫做“结夏安居”,用功办道,不准到处参访了。

三个月期满,到了七月十五这天叫做“休夏自恣”。在这一天中互相检查,互相邦助。如自知犯戒的,主动出来忏悔;如犯了戒不自觉知的,那就要自愿地任从别人恣意揭发。怎样是恣意呢?不论是见到犯戒的,还是听到犯戒的,或者是没有见到又没有听到,而是心里疑惑某人犯戒的(这叫做见闻疑罪),都可以任意出来检举。经过检举,如承认是犯了戒,那就当众如法忏悔。这样自觉地或不自觉地忏悔以后,就获得戒体清净,成为清净僧。

这是佛所指定的十方众僧,是经过“结夏安居”,并在七月十五“休夏自恣日”,通过忏悔,得到清净的人。佛先把人和时间规定好,然后再具体地说明如何做法。

经:当为七世父母,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。

“当为”二字是说明报恩有轻重缓急,如目连父在天受乐,可缓,母在饿鬼道中受苦,当急。所以这“当为”

就是应当为那些遭受苦厄的,或是受难的父母解救。七世父母是过去的,现在父母不单是死去的,也包括活着的,不论是健康的,或是有病的,以及心忧身苦的,凡是遭受厄难的都包括在内,这个范围就比较广了。

经:具饭百味五果,汲灌盆器,香油锭烛,床敷卧具,尽世甘美,以著盆中,供养十方大德众僧。

这就是“盂兰盆”具体设供的方法,应具备的饭是主食,“百味”是付食。百味是说有多种滋味的付食。“五果”是有根茎叶花实等水果。“汲灌分器”是打水的器皿和装食品的碗钵等用具。“香油锭烛”是供品。“床敷卧具”

简单的绳床用作坐卧等家具,这是准备“盂兰盆供”上所用,以及会后外出参访时用的。“尽世甘美”是指以上这些主付食品中的甘甜美味,要尽自已的力量去办,世间最美好的食品,能办多少就办多少,能办多好就多好,只要有诚心就是了。

把这些甘美食品盛在盆中,供养十方大德众僧。众僧称为大德是指舍悭贪行布施经过“休夏自恣”、得清净戒,或已得道证果具有无量功德,堪称世间福田的僧众。下边就具体的讲出这些僧众的功德。

经:当此之日,一切圣众,或在山间禅定,或得四道果,或在树下经行。

这是指七月十五这个日子,十方一切修圣行证圣果的僧众,有的在山间修习禅定,有的得证四果,(须陀恒果为入流;斯陀含为一来;阿那含为不还;阿罗汉为无学位。)还有在树下来回走动,一面行走,一面在用功,或参禅,或念佛,或修止观。这是说明一切圣众在“自恣日”都是在用功办道。

经:或六通自在教化声闻缘觉,或十地菩萨大人,权现比丘在大众中,皆同一心受钵和罗饭,具清净戒,圣众之道,其德汪洋。

一切圣众除去上边所说的以外,还有得到六通的,这六通前边已经讲过,因为得了六通就能够无碍自在,可以帮助后进的同道及其弟子同修四谛十二因缘法,所以说教化声闻缘觉。也有的已经证到十地果位的菩萨。(初欢喜地乃至第十法云地)证到这个果位,就可以分破无明,分证法身,所以称为“大人”。为了教化众生,他可以分身应现,在大众中示现比丘。如文殊普贤示现寒山拾得,弥勒菩萨示现布袋和尚等。“比丘”是住持僧宝,他们的职责是弘扬佛法。 所有这一切在此日之前,是在各处“安居”,今日云集一处,胜会难逢。“自恣”已毕,举行“盂兰盆”供,皆同一心,受“钵和罗”饭。“一心”就是同生怜愍心,救倒悬苦。大家都是这一个心,对于饮食不论美不美是无着也无贪的。梵语“钵和罗”翻成汉语是自恣食。受此“盂兰盆”供的一切圣众,都是德高望重,有戒定慧的清净僧,他们的道德如同汪洋大海一样。   

经:其有供养此等自恣僧者,现世父母六亲眷属,得出三涂之苦,应时解脱,衣食自然。

这是讲孝心的儿女们,为了报父母恩,发心供养这些大德高僧,使现在已经去世的父母以及六亲眷属,都得到好处。(六亲有父六亲,伯叔兄弟姐妹;母六亲,舅姨兄弟姐妹。眷属包括的就广了,有祖父祖母。外祖父外祖母,夫妻姑婶等等。)“三涂”就是地狱饿鬼畜生,这三道都受涂炭之苦,所以叫三涂,也可以说是三途。就在供佛及僧的时候,他们都能够得到解脱,有衣有食,自然快乐。

经:若父母现在者,福乐百年。

父母去世可以离苦得乐,如父母现在仍活在世上,由于“盂兰盆”供,也可以使他们增福延寿,福乐百年。

经:若七世父母生天,自在化生,入天华光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不仅这一生父母的恩可报,就是过去七世父母也可以使他们不受胞胎之苦,得什天上,自在化生,入于天宫,

享受华香光明的快乐。这样看来,不但度父母,还可以度六亲;不但救饿鬼苦,还能救三涂苦;不但超度亡人,还可以利益现生父母。这真是一举多得的好事,功德是不可限量的。

经:时佛敕十方众僧,皆先为施主家咒愿。

“时”就是上供的时候。佛叫十方众僧先为施主家“咒愿”。“咒”是密宗的一种密语,用“咒”来加持,“愿”

施主的父母离苦得乐。施主是布施的主人。施佛及僧本为报父母恩,故先为他们“咒愿”。

经:愿七世父母,行禅定意,然后受食。

为什么不先愿现世父母,而先愿七世父母呢?因为七世父母先故去,有的原受过享乐,乐尽难免受苦,有的可能在恶道已受苦多时,所以先愿七世父母能够出离苦处。至于现世父母自然也会得离苦处。“行禅定意”,这是显教里的一种定功。“禅定”就是摄心观想,凡是寺院里的和尚,吃饭时都要在食时存想五观。在受“盂兰盆”供时,不但食存五观,还要“咒愿行禅”,可见这是显密双修。本文是前后互显,咒愿是必行禅,行禅时必要咒愿。

经:初受食时,先安在佛前,塔寺中佛前,众僧咒愿竟,便自受食。    

佛宝最高,所以首先应供佛,咒愿禅定是法宝,十方圣众是僧宝。三宝具足,功德力就大了。

具清净戒是戒学,禅定是定学,咒愿是慧学。十方众僧具有三学,威神力就大了。“咒愿”以后,便自已受食,这不是贪着美味,而是仍在“行禅”,食时存想五观。

经:时目连比丘及大菩萨众,皆大欢喜,目连悲啼泣声,释然除灭。

“时”就是在十方僧众“咒愿”后的时间。正在受食的时候,皆大欢喜,目连也破涕为笑。这是为什么呢?那是由于各怀报恩之心,同生悲愍之念,“咒愿行禅”,所愿已满,这是一种法喜。同时又知道,目连母离苦得乐,所以法喜与事喜交加,笑的是三宝功德与众僧威神力量之大。

经:时目连母即于是日,得脱一劫饿鬼之苦。

这个“时”,就是皆大欢喜的时候。目连的母亲就在这一天,“得脱一劫饿鬼之苦”一劫的时间很长,能脱离这样长时间的苦,这就显出法力不可思议,法音才宣扬出来,果报就立即消亡。原来“不见饮食,皮骨连立”,现在就可以“衣食自然”。

到这里正宗分就讲完了,这佛所说的“盂兰盆”法。全文没有一处说放焰口,超度亡灵;如果把七月十五日当成鬼节,那就更不对了。“盂兰盆会”不单是为去世的父母,离苦得乐,也可以使现生父母,福乐百年,所以凡是作孝子孝女的,不要忘记这个报恩的日子。

流通分

经:目连复白佛言,弟子所生母,得蒙三宝功德之力,众僧威神之力故。

从这里到“欢喜奉行”为止,是流通分。“流”是流于三世,“通”是能于十方。三世是时间,十方是空间;不论是时间或空间,把此经流通的永远无尽。

到此时,目连尊者的请求,已得到了满足,救母的心愿也达到了目的。可是自已的母亲虽然离苦得乐,但未来世众生,人人都有父母,照此“盂兰盆”法去做,可以不可以呢?因此“复白佛言”,就乘机再请问佛。

在问佛之前,先说自已的母亲能够脱离倒悬之苦,全是蒙三宝功德之力、众僧威神之力。本来三宝中就有僧宝,为什么又另外指出众僧威神之力呢?因为佛法要赖僧传,显示佛法功德,必须僧宝修持,如果“盂兰盆”法,没有清净僧“咒愿行禅”,任何倒悬苦也是救不了的,所以众僧的威神力量大。这个神不是鬼神的神,更不是神仙的神,而是神妙的神。众僧一“咒愿”,一“行禅”,倒悬之苦就可以得到解脱,这是神妙不可思议的力量。

经:若未来世一切佛弟子,亦应奉盂兰盆救度现在父母乃至七世父母,可为尔否?       

这是目连提出的问话,他想把这“盂兰盆”法,流传于未来。“一切”就包括的广了,不仅有印度的佛弟子,也有其它国家的佛弟子,我们中国也包括在内了。不仅有比丘,也有比丘尼,优婆塞,优婆夷,凡是信佛的人都包括在内了。

像这些人都有父母,都应该报恩。教他们也奉行这“盂兰分盆”法,救度现在父母乃至七世父母,可以这样吗?

经:佛言:大善快问,我正欲说,汝今复问。

佛说:“好得很,好极了!你问得太好了,我正想说这个问题,你现在就问了。”这个“快”字不是快慢的快,而是问的爽快,乐于心怀快意的“快”。为什么佛这样赞叹呢?因为这一问,上契佛心故说“快”,下契群机,故说好。“善”就是好的意思。

经:善男子,若比丘、比丘尼,国王、太子、大臣、宰相、三公、百官、万民庶人。行慈孝者,皆应先为所生现在父母、过去七世父母,于七月十五日,佛欢喜日,僧自恣日,以百味饭食,安盂兰盆中,施十方自恣僧。

这正是佛所要说的,也是回答目连所问的问题。“善男子”指的是目连尊者,因为他孝母心切,所以佛称赞他为“善男子”。在回答他之前,先叫他一声“善男子”,是提醒他注意。

人不分出家在家,也不分富贵贫贱,上至一国之主,下至一般人民,人人都是父母所生,谁不应报父母的养育之恩呢?这里不光指信佛弟子,也包括不信佛的,也被提到了。“行慈孝者”,对父母孝顺是应该的,为什么还要行慈呢?说一个慈这里面包含悲。慈能与乐,悲能拔苦,与乐必能拔苦,拔苦也必能与乐,所以慈悲是连贯一起的。但孝顺而不行慈,这是小孝。如行孝又行慈,才是大孝,如目连尊者以道眼见母受难,请佛说解救之法,这就是既有孝顺,又有慈悲,结果母亲得救,这就是行慈孝的榜样。馀文就不多说了,前边已有解释。

经:愿使现在父母,寿命百年,无病,无一切苦恼之患,乃至七世父母,离饿鬼苦,生人天中,福乐无极。 

不但可使已经死去的父母离苦得乐,即使现在仍活在世上的父母,也可使他们寿命百年。人活百岁可算是长寿了,在这百年之中,没有病苦,这是人生最为幸福。有了病,就是一点小病,也是痛苦的,又何况是大病呢?不但死无人代替,就是病也不能代替,这种事情任何人都是一样,纵许你是个百万富翁,金钱也买不了替病替死的人。除去生老病死苦以外,还有爱别离苦、怨憎会苦、求不得苦、五阴炽盛苦等等。

   所有这种种苦,不外乎身心二苦,像这些苦什么人能免得了呢?人活百岁不生病,这是莫大的幸福了,但其它一切苦恼是免不了的。行此“盂兰盆”供,就可以避免,所以说:“无一切苦恼之患”,这是对活着的父母获得的利益,如果死去的父母,肉眼是看不见的,必须用道眼才可以看见;可是道眼必须修道才能得到,不修道怎么会有道眼呢?

  要知道,自无始劫以来,我们生生世世有无数父母,为什么单说七世父母呢?数字“七”在印度是代表多数的意思,七世也就是多世。三恶道都有倒悬之苦,为什么单提饿鬼苦呢?因为说一个饿鬼,就包括有地狱和畜生,再说,有目连母亲的事例,说饿鬼使人容易相信。离饿鬼苦,是悲心拔苦的力量,生人天中福乐无极,是慈心与乐的力量。如此看来,慈悲与孝顺父母都是不可缺少的,所以作儿女的有孝顺更需要慈悲。

经:是佛弟子修孝顺者,应念念中常忆父母,乃至七世父母。年年七月十五日,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,为作盂兰盆,施佛及僧,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。        

是佛弟子就应修孝顺,如不修孝顺就不是佛弟子。凡是修孝顺的,“应念念中常忆父母,乃至七世父母”。作父

母的无时不想子女,可是作儿女的能有几时想到父母呢?如儿女想父母时,也正是父母想儿女的时候。这是说活着的父母,如死去的父母堕在三恶道受倒悬苦,那就更盼望有人来救;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已的儿女。如儿女不行孝慈,把父母忘掉了,那就使父母失望,成为不孝的儿女了。所以说,年年七月十五日应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,为他们作“盂兰盆”,施佛及僧。只有佛及僧依法修持,才可以救倒悬苦。所以施佛及僧,就是仗三宝功德之力,同时也使自已舍悭贪、行布施。因此,也好报答父母对儿女的生长养育和慈心爱护之恩。

经:若一切佛弟子,应当奉持是法。

这是佛一再勉励,再三嘱咐的话。什么叫奉持?“奉”是信奉,相信了就叫做奉。“持”是受持,领受了就叫做持。“是法”就是“盂兰盆”法。“一切佛弟子”包括的很广,主要是指佛的四众弟子。都“应当奉持是法”,是佛的苦口婆心,叮咛嘱咐,我们作为佛弟子的,应当听佛的教导,奉持“盂兰盆”法。

经:时目连比丘,四辈弟子,欢喜奉行。

    这个时候正是在佛叮咛嘱咐的时候,“四辈弟子”。“四辈”包括比丘,比丘尼出家二众和优婆塞、优婆夷在家二众。四辈也就是四众,其实也包括沙弥、沙弥尼和学法女等人。总之,在会听法的人天大众,听佛说了这个“盂兰盆”法,大家都感到很欢喜。不论是在当时,还是在未来,都可以依此法报答父母的恩德,这一件大事,都很愿意欢喜奉行的。

 

倒悬之苦,全是蒙三宝功德之力、众僧威神之力。本来三宝中就有僧宝,为什么又另外指出众僧威神之力呢?因为佛法要赖僧传,显示佛法功德,必须僧宝修持,如果“盂兰盆”法,没有清净僧“咒愿行禅”,任何倒悬苦也是救不了的,所以众僧的威神力量大。这个神不是鬼神的神,更不是神仙的神,而是神妙的神。众僧一“咒愿”,一“行禅”,倒悬之苦就可以得到解脱,这是神妙不可思议的力量。

经:若未来世一切佛弟子,亦应奉盂兰盆救度现在父母乃至七世父母,可为尔否?       

这是目连提出的问话,他想把这“盂兰盆”法,流传于未来。“一切”就包括的广了,不仅有印度的佛弟子,也有其它国家的佛弟子,我们中国也包括在内了。不仅有比丘,也有比丘尼,优婆塞,优婆夷,凡是信佛的人都包括在内了。

像这些人都有父母,都应该报恩。教他们也奉行这“盂兰分盆”法,救度现在父母乃至七世父母,可以这样吗?

经:佛言:大善快问,我正欲说,汝今复问。

佛说:“好得很,好极了!你问得太好了,我正想说这个问题,你现在就问了。”这个“快”字不是快慢的快,而是问的爽快,乐于心怀快意的“快”。为什么佛这样赞叹呢?因为这一问,上契佛心故说“快”,下契群机,故说好。“善”就是好的意思。

经:善男子,若比丘、比丘尼,国王、太子、大臣、宰相、三公、百官、万民庶人。行慈孝者,皆应先为所生现在父母、过去七世父母,于七月十五日,佛欢喜日,僧自恣日,以百味饭食,安盂兰盆中,施十方自恣僧。

这正是佛所要说的,也是回答目连所问的问题。“善男子”指的是目连尊者,因为他孝母心切,所以佛称赞他为“善男子”。在回答他之前,先叫他一声“善男子”,是提醒他注意。

人不分出家在家,也不分富贵贫贱,上至一国之主,下至一般人民,人人都是父母所生,谁不应报父母的养育之恩呢?这里不光指信佛弟子,也包括不信佛的,也被提到了。“行慈孝者”,对父母孝顺是应该的,为什么还要行慈呢?说一个慈这里面包含悲。慈能与乐,悲能拔苦,与乐必能拔苦,拔苦也必能与乐,所以慈悲是连贯一起的。但孝顺而不行慈,这是小孝。如行孝又行慈,才是大孝,如目连尊者以道眼见母受难,请佛说解救之法,这就是既有孝顺,又有慈悲,结果母亲得救,这就是行慈孝的榜样。馀文就不多说了,前边已有解释。

经:愿使现在父母,寿命百年,无病,无一切苦恼之患,乃至七世父母,离饿鬼苦,生人天中,福乐无极。 

不但可使已经死去的父母离苦得乐,即使现在仍活在世上的父母,也可使他们寿命百年。人活百岁可算是长寿了,在这百年之中,没有病苦,这是人生最为幸福。有了病,就是一点小病,也是痛苦的,又何况是大病呢?不但死无人代替,就是病也不能代替,这种事情任何人都是一样,纵许你是个百万富翁,金钱也买不了替病替死的人。除去生老病死苦以外,还有爱别离苦、怨憎会苦、求不得苦、五阴炽盛苦等等。

   所有这种种苦,不外乎身心二苦,像这些苦什么人能免得了呢?人活百岁不生病,这是莫大的幸福了,但其它一切苦恼是免不了的。行此“盂兰盆”供,就可以避免,所以说:“无一切苦恼之患”,这是对活着的父母获得的利益,如果死去的父母,肉眼是看不见的,必须用道眼才可以看见;可是道眼必须修道才能得到,不修道怎么会有道眼呢?

  要知道,自无始劫以来,我们生生世世有无数父母,为什么单说七世父母呢?数字“七”在印度是代表多数的意思,七世也就是多世。三恶道都有倒悬之苦,为什么单提饿鬼苦呢?因为说一个饿鬼,就包括有地狱和畜生,再说,有目连母亲的事例,说饿鬼使人容易相信。离饿鬼苦,是悲心拔苦的力量,生人天中福乐无极,是慈心与乐的力量。如此看来,慈悲与孝顺父母都是不可缺少的,所以作儿女的有孝顺更需要慈悲。

经:是佛弟子修孝顺者,应念念中常忆父母,乃至七世父母。年年七月十五日,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,为作盂兰盆,施佛及僧,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。        

是佛弟子就应修孝顺,如不修孝顺就不是佛弟子。凡是修孝顺的,“应念念中常忆父母,乃至七世父母”。作父

母的无时不想子女,可是作儿女的能有几时想到父母呢?如儿女想父母时,也正是父母想儿女的时候。这是说活着的父母,如死去的父母堕在三恶道受倒悬苦,那就更盼望有人来救;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已的儿女。如儿女不行孝慈,把父母忘掉了,那就使父母失望,成为不孝的儿女了。所以说,年年七月十五日应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,为他们作“盂兰盆”,施佛及僧。只有佛及僧依法修持,才可以救倒悬苦。所以施佛及僧,就是仗三宝功德之力,同时也使自已舍悭贪、行布施。因此,也好报答父母对儿女的生长养育和慈心爱护之恩。

经:若一切佛弟子,应当奉持是法。

这是佛一再勉励,再三嘱咐的话。什么叫奉持?“奉”是信奉,相信了就叫做奉。“持”是受持,领受了就叫做持。“是法”就是“盂兰盆”法。“一切佛弟子”包括的很广,主要是指佛的四众弟子。都“应当奉持是法”,是佛的苦口婆心,叮咛嘱咐,我们作为佛弟子的,应当听佛的教导,奉持“盂兰盆”法。

经:时目连比丘,四辈弟子,欢喜奉行。

    这个时候正是在佛叮咛嘱咐的时候,“四辈弟子”。“四辈”包括比丘,比丘尼出家二众和优婆塞、优婆夷在家二众。四辈也就是四众,其实也包括沙弥、沙弥尼和学法女等人。总之,在会听法的人天大众,听佛说了这个“盂兰盆”法,大家都感到很欢喜。不论是在当时,还是在未来,都可以依此法报答父母的恩德,这一件大事,都很愿意欢喜奉行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